丰城房产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百科

为爱活着哪怕赤脚走在生死边缘

来源: 作者: 2019-11-10 04:18:12

1、住院前的折腾

整整半年过去,我终究有点力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记录一些流水帐,对差点失去的生命做个总结,缅怀那时身边最亲近的人和不得不面对的际遇,还有远方陌生的你,曾给予的温暖和帮助。苦难有时候未必都是祸患,至少它让我亲历了你们,虽然我们未曾谋面,但,感动依在,它是悦耳的音符,如女神吟唱的国风,陪伴着我一天一天。

公众号人迹罕至,荒芜在漫无边际的网络,我伸了伸手,想要打开电脑,喉咙一热,咯出一团殷红,滑落指尖。胸闷,气味虚弱,胃疼,已经有一段时间,接着是呕吐,不能进食,延续黑便……我知道自己必须住进医院,否则生命之火将熄。那是2017年11月,我和妻在广州江夏,儿子读着城中村的幼儿园。

七天,躺在床上差不多七天,下地困难,不能做事,每天喝点蜜水维持。什么文学梦,什么唐诗宋词,什么赚钱养家,统统滚一边去,这个时候能够躺着,嘴里还有一口气味呼出,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

妻给幼儿园老师发信息,说明请假的缘由,我拄着拐杖下楼,疼痛难忍。8月从郑州一家医院回来后,我递减了激素的治疗,地塞米松副作用太大,肥胖、多毛、骨质疏松、皮肤变薄……虽然它对于类风湿抗炎止疼疗效显著,但是我已不成人形,躯体和几年前天壤之别,就像一个是大头儿子,一个是小头爸爸,心脏也变得肥大,所以,必须停掉,换其它药上阵。因为贫困,我有时候喜欢百度,自己给自己当医生,扶他林伤胃,我的选择……

停止激素近三个月,除走路关节隐隐疼,没有太多不适,扶他林起到作用,肚子开始往下瘦,我暗暗得意。可是肠胃……

之后,肚子感觉不舒服,索性连扶他林也停服,西药溃退,全军覆没。遭压制已久的类风湿东山再起,猖狂更胜往昔。发热,腿疼,到现在想去医院,却连下二楼都成困难。这是2017年11月,我在广州江夏病情危重,幼儿园儿子已请好长假,准备举家住进医院。

十八年前,我读高二,患上类风湿性关节炎,因在农村不懂医,贫穷加上胡乱治疗,医院最开始每天点滴地塞米松夹青霉素退烧致使几年后双侧股骨头坏死……拖累父母一无所有后我离开故乡,在各城市流浪乞讨,尝尽人间酸甜苦辣,2009年在武汉遇到妻,虽然遭遇阻止道路曲折,伊却对我不离不弃……

一生遇小人谋害,旦旦如是,一生遭病魔摧残,日日颓废……这大概是我的人生。前段时间在郑州一家医院检查,查出脂肪肝、肾结石……病得越发严重。

那天晚上的风很冷,我和妻儿从江夏村打一辆的士到省人民医院,车上几十分钟痛苦的煎熬,去的那地我以为是广州最大的医院,想一想头衔,字面理解,省人民医院,够大吧。下车就吐,1地酸水。我已经走不动路,必须找一个地方躺下。儿子年幼,尚不知他父命在危旦,嚷嚷要好吃的。

晚上的医院处于下班状态,大楼空荡荡,1楼急诊还在,人满,没有床位。挂号,等待,我实在站不住,枕妻腿躺冰冷的铁板凳上。等待两个小时,问诊两分钟,医生开止呕针和一张做腹部CT的单子。我问有地方住院吗?她说没有。我来就是住院的,没有地方睡,我能站得住吗?

先去做检查,腹部CT,竟然1400多!CT室外人如长龙,排队等快1小时,进去扫描两分钟,被告知明天才能拿结果。现在是深夜,你跟我说明天才能拿结果?没有地方住院,腿疼,难受,需要躺下,少妻幼子,你让我们到哪里去呢?如果再打个的士回江夏住处,我估计半路上我就会挂掉,坐地铁和公交车是不可能的,根本上不去,那下地铁的台阶太多,哦,现在是深夜,它们都已停运,你想坐都没门。

我对老婆说,对面是中山医院,看有没有地方住院。貌似很短的路程,我们却走了很久。一样关门,只有急诊还在,同样人满。

“医生,我中毒了,呕吐,你们这里打针有没有床躺。”

“我这里没有化验不能解毒,只能对症治疗,没有床,只能坐着输液。”

笑话,坐着输液?我敢打赌不超过两小时我就会挂掉,我的身体我知道。我才不和你赌呢,命是自己的,必须找地方躺下,哪怕不治。酒店?招待所?附近好像都没有。站立、等待和行走,今天我已经超量活动了很久,腿疼得哆嗦,胃里酸水翻涌。对这个时候的我来讲,马路对面就已是很远的距离,这满街的高楼大厦,哪有“住宿”2字?不敢再打的,怕吐,其实也拦不到的。

我们到那儿去吧,我记得省人民医院对面的东川路上有一家酒店,就在地铁旁边。我手指着记忆里广州的模样,仿佛一切还停留在十年前。儿子很困乏,哈欠连连。那家酒店没有电梯,台阶太高,我让妻上去问问,她下来摇摇头说太贵。就算不贵我也上不去,台阶太高,妈的怎么做这高的台阶,一点不为残碍人士斟酌……我需要低一点的台阶,或电梯。

我们再到前面去看看吧,我记得前面有个菜市场,东川菜市场,说不定有住宿。街上人已很少,妻用衣服包住儿子,风吹起地上树叶打卷儿,路灯把我们的影子拖得长长的。

哎,哪里有住的地方……明天我们还要到这个医院拿结果。一个男人站我们前面,抱着胳膊说120,120,两张床。他的背后是无边的黑暗。我问远吗?他说就在里面的小区,1百米,手指路旁的巷子。三楼?你想要我的命吗?竟然是三楼,不早说。他说我背你吧。别,别碰我,我的腿一碰就疼,掰断了你赔不起,还是我自己拄着拐渐渐上去吧,我自己好使力一点,这个台阶委曲还可以,不太高。

男人自己租的两房一厅,分割成若干小间,日租月租给外来就诊急需床铺的傻逼患者。

一夜有话,略。

第二天,在漫长岁月的痛苦中等待,终究拿到CT结果,没有再看那大笔一挥就开CT单的屌女医生,我们回到江夏村。我把情况和检查结果向村诊所的白大褂说明,问他那里可不可以睡着打针。他说你的病太严重,要去住院。哦,好累,我想回家睡觉。

为爱活着哪怕赤脚走在生死边缘

二、住进新市医院

老婆,你到嘉禾望岗的八医院去看看吧,那是离我们最近的医院,看那里有没有床位。你让他们直接派救护车来接我,今天我已完全不能下楼了。

那个医院没有路灯,晚上好黑,那个医生说要先看看你的人才能决定可不可以收治。

可是我怎样到他那里去呢,我都不能下楼。

我打120,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打120。120说给我派新市医院的救护车,我问为何不派八医院的,八医院更近。她说八医院的车还没回来。我想是吗?肯定是他们给你们的钱多。

终究听到鸣笛,第一次觉得那声音有如天籁般动听。可是巷子窄,道上拥堵,救护车进不来。

两个男人抬我下楼,我问,这个抬一下要多少钱?

一层一个价。

像做梦一样,一路鸣笛,浑浑噩噩,我在江夏的大众注视中上了救护车的担架床,又睡担架床滚进新市医院的急诊室,再从急诊室转到内科住院部,我的心里亮着一盏明灯,很踏实。终于有地方可以睡觉,还有医生诊疗,护士打针。哈哈,人生,我的命就不该这么快绝。

为爱活着哪怕赤脚走在生死边缘

我是56号,隔壁55床的老头儿刚从监狱出来,他说在路上还没到家呢,突然肚子疼,领导把他送进来,交了一千块钱,住到现在。我很奇怪,一千块钱能住到现在?我在省医院一个CT就砸掉一千四,还不包括挂号食宿和其它。他说他是广州本地人,混黑社会,贩毒,有医保,报销90%,一千块可以当一万块用。在里面没吃好,刚出来胃炎发作,又查出糖尿病,小护士天天追着打胰岛素,还不让吃好,望着烧鸡只能喝稀粥,这不跟坐牢一样吗。另外一边床上的公务员一级护理,天天一大群护士围着他叽叽喳喳,说是肾衰,定时透析,已花了七八万,但有医保,只要命在,钱算个鸟?

每晚九点后,老婆会花20块到护士站租张小床给儿子睡,她和我挤病床。

何小军,你是我的主治医师?你们那个教授好酷哦,他是你们科室主任吧?每天一大早带一大帮白衣弟子来吵我睡觉,怪不得我在这里病情恶化,你还催我转到上级医院,说我咆哮护士,顶撞教授。

人活着,就是在不停地折腾。

为爱活着哪怕赤脚走在生死边缘

……

…说明…

今明两天有事外出,过几天再写吧,需要花时间,长时间不动笔,心情失去水准。就这样发吧,哎,公众号半年没更新,上次忍着肚子痛用半夜写妙辉和尚后,就住进了医院。直到今夜,遇见,最美的大肚婆。

新市医院还有很多要写,之后大概是

3、转院到南方医院

四、父母在,尚有家

5、急入一五七医院

六、回南方医院抢救室

7、弹尽出院,弹一曲相思过年

孤单里的烟花,你来看我

伟哥的作用多吗

早泻用西地那非

伟哥是什么_吃了伟哥是什么感觉?金戈让他做回真男人!

白云山西地那非价格

相关推荐